今天是:

石达开与涪陵的故事(下)

2020-03-23 10:08:37 来源:巴渝传媒网


两军对垒

徐邦道在石达开西渡乌江时便命令城中之人除了妇女、儿童之外,皆登上城墙坚守垛口(女墙的凹形口,城垛上的远望孔),守垛之人右垒砖石,左备石灰罐,十垛为一牌,设正副牌长二人,整城呼交令接,上下应和,不容停止。每牌在城上安置大锅,把大小便煮沸,如太平军攀城便将沸便倾泻而下,藉此防止太平军攻城。靠近东南城垛的守者隐蔽于垛口下面,躲避太平军的火铳射击。到了晚上,则点燃草纸由洞口掷出,在十垛外的人观察敌情,防止太平军夜袭攻城。守城之人中午和半夜轮流换班值守。

徐邦道率领亲兵昼夜巡视,对做事尽力、不偷懒、恪尽职守的人给予奖励,对不尽责、懒惰的人予以惩罚。知州姚宝铭也率领绅团每天巡查,并派科房(古代官署书吏办事的地方)书吏(承办文书的吏员)为稽查(检查人员),轮班巡查。州城被围的第二天开始,大雨连绵,巡视者和守城者皆冒雨轮流值守,不敢懈怠丝毫。

由于城防坚固,太平军无计可施。黄泥坡的半坡靠近太平军营垒有一向草屋,太平军整天在那里敲锣打鼓,甚是热闹,守城的人都说太平军在那里演剧娱乐,但久经沙场的徐邦道却料知太平军在那里挖地道准备轰炸城墙,敲锣打鼓只是为了混淆视听,借此掩盖挖地道的声音。于是他下令从城内二礅台起筑月城(即瓮城,半圆形的小城,作为掩护城门、加强防御之用),挖了一个大渠盛满了水;又挖了一深壕,内置一大瓮,令人日夜坚守、监听地下响动,如果听到有震动、响声,便立即将水灌入深壕之中,阻止太平军进攻破城。后来,太平军退去,徐邦道等人去查看,果然有一隧道,深二十余丈,距南门近在咫尺,隧道内有一个装满火药的巨型棺材。月城内守者人人手执火药罐,如果外城被攻破,有水壕,然后又有火城,可保无虞。城内官兵点燃二炮台的巨炮轰炸石嘴等处营垒,但最终未能震慑太平军。

决战解围

战情告急,知州姚宝铭刺血写请救文书,一天连发数封,向总督骆秉章求援。三月十二日,天稍晴,后补知府唐炯、记名总兵唐友庚奉骆秉章之命从重庆率军来援,兵船布满长江。此时,以道员记名、被赐号为鼓勇巴图鲁的刘岳昭亦率救兵从湖南到达涪州,驻扎在北山坪;入夜,灯火通明,照亮了整个北山坪。援军的到来,大大鼓舞了城中士气。

三月十三日,姚宝铭设酒席犒劳唐炯、唐友庚。酒后,唐炯、唐友庚邀约徐邦道巡视城防,观察敌情。到了一女墙(矮墙)处,太平军发射火铳,唐友庚身旁的一名亲兵被打死。唐友庚大怒,立即赶到州署,知州唐炯召集大家商议退敌之策。经商议,决定分兵攻击太平军的三处要隘。但在商议唐炯、唐友庚和徐邦道三军各攻击哪一处时,又议而不决,最后他们以抓阄的方式确定了进攻路线,唐炯攻击黄泥坡,唐友庚攻击龙王嘴,徐邦道攻击仰天窝。

三月十四日黎明,唐友庚率所属军队乘船在长江南岸登陆,沿江至龙王沱,太平军亦出兵迎战,两军在河坝展开激战。唐炯和徐邦道穿着红色短袄,头裹青巾,脚登快靴,右手拿着兵刃,左腋下挟着一捆棉花,从西城关庙巷子的城垛上一跃而下,率领士兵分道向黄泥坡、仰天窝展开进攻。城中之人纷纷爬上屋顶、登上城墙,呐喊助威。

山上的太平军像密林里的树子,密密麻麻一大片,尤其是堡子城(太平军指挥部)一带,太平军层层叠叠,犹如蚂蚁一般。在堡子城的高丘上有一黄盖,黄盖下面的八抬大轿上坐着一人,此人头戴峨冠身着黄袍,左右前后绯紫花绣者不计其数。后来据逃出来的太平军士兵说,那人就是石达开。

徐邦道在左右四个劲卒的簇拥下,出水城,乘骏马,提双刀,率军从接脉桥左侧义塚坡攻击仰天窝。太平军见此阵势,便用石头往下砸,乱石纷飞,如暴雨一般顷泻下来,徐邦道军不能前进。徐邦道下令士兵每个人拿着门板掩护前进,将近太平军营垒,乱石越来越密,其中还夹杂着太平军的火铳枪弹。徐邦道的士兵略有伤亡,退了下来,一会儿又向前冲击。如此数次,均未能得手。唐炯与徐邦道的战况大体相同。太平军居高临下,清军仰攻,难以成功。从拂晓至中午,两军相持不决。

经过仔细观察,唐炯发现黄泥坡石梯旁边有一向草屋,这个草屋靠近太平军营垒。此前在这此草屋敲锣打鼓为挖掘地道作掩护的太平军皆退入营垒。于是唐炯招集年轻力壮的士兵组成敢死队,人人手持火把,沿着土坡蛇行前进,到了草屋,将它点燃。因久雨草屋被打湿,点燃后,浓烟滚滚,遮天蔽日。此时,正值东北风起,浓烟尽往太平军营垒吹去,坚守营垒的太平军被熏得浑浑噩噩,火铳声渐渐稀少,乱石渐渐稀疏,唐炯见此情形便指挥军队迅速展开进攻。城中之民见此状况大喜,不约而同齐声高呼:“贼兵败了!”呼声如暴雨骤电,地动山摇,响彻天空。江北的刘军遥相呼应。堡子城上的黄盖突然撤离,各营垒的太平军相继退去。徐邦道与唐炯率军跟进追击数十里,直至太平军离境,涪州城之围始解。自三月七日石达开围攻涪州城始,至涪州城之围解除之日止,涪州城被围长达六天。

后记

太平军围攻涪州城不成,向西而去。1862年初始,石达开率军转战川黔滇三省,先后四进四川,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,突破长江防线。5月,太平军到达大渡河,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,弹尽粮绝,陷入绝境。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,被俘后被押送至成都,1863年6月,身受凌迟酷刑,从容就义。石达开受刑时,被割数千刀,至死默然不作声,观者无不为之动容,叹为“奇男子”。四川布政使刘蓉敬佩地说他“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,而词句不卑不亢,不作摇尾乞怜语。临刑之际,神色怡然,是丑类之最悍者。”

徐邦道因守涪州城有功,擢升副将。后又因军功擢升提督,又授为正定镇总兵拱卫京师。在1894年7月至1895年4月的甲午中日战争中,61岁的徐邦道率拱卫军纵横驰骋于辽东战场,英勇顽强地抗击入侵的日寇。中日《马关条约》签订后,徐邦道强扼内心的痛楚与悲愤,仍坚持修垒练兵,不辞劳瘁,以致积劳成疾。1895年7月,徐邦道因忧愤患背痈病逝于辽南阵前。临终前,他仍念念不忘“身受国恩,涓埃未报”“生不能破敌以报朝廷,死亦当毅魄以酬恩遇”。爱国拳拳之心,报国灭寇之志,令人扼腕!(完)

主要参考资料:同治《涪州志》、光绪《涪乘启新》、民国《涪陵县续修涪州志》

(汪树权)

扫描二维码,下载“爱涪陵”客户端,看精彩故事



网站地图 新利娱乐怎么样 老k娱乐 n77msc
沙龙365官网登入 太阳城游戏 sunbet申博官网登录
亚洲星娱乐游戏 足球彩票QQ分分彩 第一彩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sunbet开户
3u线上娱乐加盟合作 葡京PJ_葡京PJ官网 SK5压大小 永利注册送体验金
msc121.com 欧博ALLBETALLBET wwwtyc033com 捕鱼平台排行
987jbs.com 183sj.com XSB596.COM 587XTD.COM 958psb.com
520jbs.com 131ib.com 187sunbet.com 168jbs.com 236SUN.COM
1112936.COM 22sbib.com 88sbsun.com 181sj.com 99sbsg.com
578sj.com 167psb.com 163jbs.com 156tt.com 8DQS.COM